陆青灯

糖里夹刀的甜点师 月更 慎关

【南柱赫x李圣经】取向狙击(4)

最终任务是在今天的所有嘉宾和主持人中找出真正的冬日恋人。有秘密任务的两位恋人要守住自己的姓名牌并找到冬日胸针后站上领奖台,剩下的人则要在取得胸针之后撕掉他们的姓名牌取而代之成为新的冬日恋人才算任务成功。介于南柱赫和宋智孝在刚刚的任务里拿了第一,所以也同样的得到了最高级的提示。
在这样撕名牌的比赛里有绝对优势的金钟国李圣经组自然从一开始就是大家的目标。可在RM呆了不是一天两天的金钟国自然知道要先藏起来,等着他们自相残杀完之后再出来收拾残局。按照惯例,池石镇作为Racer Starter自然是第一个被撕的,这次也不例外,在游戏开始二十分钟就被哈哈偷袭,没过多久他唯一的希望搭档宝拉也被宋智孝淘汰,在那之后,智孝又充分发挥自己的ACE能力,将李光洙的搭档也淘汰。
Gary和哈哈是在两人的对决中,Gary先撕掉哈哈的姓名牌,却没想到被一旁的南柱赫趁他不注意顺手牵羊也撕掉了他的姓名牌,在那同时刘在石的搭档林智妍也一举撕下哈哈搭档的姓名牌。哈哈队成为第二个全灭的队伍。
一下子,场上局面变得不明朗了起来。Gary队光洙队各剩一人,刘在石队宋智孝队平分秋色,还有躲在暗处一直没现身的金钟国队在窥探着全局。
现在只身一人的李光洙知道自己处于劣势,趁着旁人不注意,自己飞奔到负一楼,找了个安全的地方躲了起来。他才气喘吁吁地坐下,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是在负一楼守株待兔的南柱赫,而他遇上的正好是他等着的那只兔子。
“哥!哥!是我。”南柱赫小声喊着李光洙。
李光洙警惕得很:“你就站在那里,不要过来。智孝努那不在吗?”
“不在!就我一人!哥,相信我。”南柱赫看上去有些心急,“哥,我接下来说的话你听清楚了。我是冬日恋人之一,但我的另一位秘密恋人已经被撕掉了,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
“什么?”李光洙闻言吓了一跳,从藏身处爬了出来,“你是冬日恋人?那你的搭档是谁?”
“是宝拉,但是已经被智孝努那撕掉了。我不能让她知道我是另一位,要不然我也会被她撕了的。而且我知道胸针在哪里,我把它藏了起来。假如哥你跟我结盟的话,我就把胸针的位置告诉你,我们一起去领奖台。不然的话,我就去找钟国哥了。”
李光洙还是半信半疑:“我怎么信任你?”
南柱赫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哥,你好好想想。第一个游戏你拿到了三等提示对吧,上面写着长发。在场的女嘉宾除了圣经努那就都是长发。没什么意义。但我和智孝努那在第二个游戏拿到的提示才是真正有价值的。写着180+。不是你,就是我。你是不是秘密恋人你自己知道,我也知道,因为我才是。智孝努那已经开始怀疑了,她正在找你,假如你不是的话,下一个被撕的就是我了。我们必须互相帮忙。”他一脸诚恳,让他说的话可信度又高了几分,“哥,你想想我们这一天下来,多有默契多合拍,我是不会骗你的。”
李光洙看着他的样子,终于被打动:“你说得对,柱赫啊。我们是光!”
“赫!”
“Cross!”
两人喊完口号后,李光洙道:“我们现在要解决的首先是钟国哥和圣经。不能养虎为患。”
他话音刚落,广播当即响起:“林智妍out,林智妍out。”
李光洙脸色一变:“完了,钟国哥开始行动了,我们必须快一点了。”
“哥你先上去,我得和智孝努那汇合。我要是消失太久她会怀疑的。”
“噢,好,你小心点。”李光洙感动地点点头,朝另一个方向跑了出去。
南柱赫看着确认了李光洙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视线才从楼梯往上面的楼层走,没想到才走到三楼就看到落单的李圣经一人,身边的那只危险的老虎不知去了哪里。
李圣经看到是南柱赫,原本紧张的神情放松了下来,靠在扶手上长吁了一口气。
“努那,钟国哥呢?”
李圣经看着南柱赫,大眼一转:“不告诉你。钟国欧巴和我是冬日恋人,已经找到胸针了。”
南柱赫看着她,压根不信:“算了算了,我还不了解你么。撒谎我一眼就能看出来。我和智孝努那才是冬日恋人。”
“呀,你撒谎我也能看出来好吗!都说了我是冬日恋人,骗你干什么。”李圣经瞪大着眼睛,一点也不怵地和南柱赫对视。
南柱赫看着李圣经的样子,眉毛一挑,朝着她一步步走近,将她逼到墙角。这才感觉到事情有点大条的李圣经,忙背靠着墙,一点点向下移,将自己的姓名牌藏在身体和墙壁之间,不给南柱赫丝毫的机会。一双大眼警惕地看着他,提防他的一举一动。
南柱赫低头看着缩在墙角却依旧毫不示弱的李圣经,忽就勾唇宠溺一笑,伸出大手揉乱了李圣经的头发:“哎一古,我不撕你。你又不是冬日恋人,撕了也没用。快走吧,别让在石哥或者光洙哥碰到。跟紧钟国哥,他能保护你。”语毕,退后一步就要离开放李圣经一马,却没想到原本缩在一角的李圣经,看准了他转身的时机,一下跳起来就要撕他的姓名牌。
好在南柱赫反应快,用余光瞥到了李圣经的动作,一个侧身眼疾手快地抓住了她的手,借着力道将她摁到墙上,将她限制在自己臂弯的一小片空间内,动弹不得。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得只需要一个抬头低头就可以一吻方泽,南柱赫可以清楚地看到她通透如琉璃的眸子里倒影着的小小的自己,仿佛能透过那双瞳孔看到自己内心的一嗔一怒,或喜或悲。
她的眼睛眨着眨着,就眨成了能融化冬日里轻轻挂着水滴的冰凌的一片暖阳,而他在她的眼里,被眨着眨着,就化成了一滩融融春水。
“努那,偷袭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啊。”李圣经听到南柱赫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温热的气息撒在自己耳廓,带起皮肤的阵阵颤栗。
她抬眼望入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忽地就示了弱:“对不起,就放过我这一次吧。”尾音颤动,原本磁性的嗓音带上了几分委屈,倒像是在撒娇。
南柱赫欣赏着她难得服软,故意拉长了声音:“不——要。”那样子看在尽处劣势的李圣经眼里是十足十得惹人厌,却又舍不得下手打他。
“啊,拜托了,我真的错了。”李圣经双手合十,尾音拖得愈发酥心。
“好吧。”南柱赫欣然应允,退后一步,放开李圣经。
她好不容易重获自由,是再也不敢贸然偷袭了,只能揉着手腕看着南柱赫。
南柱赫看着她的样子,嬉皮笑脸地得寸进尺:“福珠啊,你亲我一下我就让你走。”他说着电视剧里的台词,把自己的侧脸伸了过去,故意逗她。
兔子被逗弄久了也是会炸毛的,何况本来就是只豹子。果不其然:“滚!”刚刚的娇俏只是假象,现在的中气十足才是真正的李圣经。
成功惹毛了李圣经的南柱赫听话地滚了,还一边笑着一边给李圣经飞了个吻,跑远了,剩下李圣经一人站在原地气得咬牙。
李光洙和南柱赫说好在三楼汇合,没想到他才刚到三楼,就听到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南柱赫还在想究竟是李光洙还是刘在石,随之而来的广播就宣告了这声惨叫的来源:“刘在石out,刘在石out。”
他正要往前走,就看到李光洙的身影从前方不远的转角跑了出来,一边跑一边嚷嚷:“金钟国太可怕了!金钟国不是人!!”他头发凌乱衣冠不整,一看就是方才经历了一场恶战,样子既狼狈又可怜。他看到南柱赫,一把把他拉到一间空的会议室藏了起来,气喘吁吁,语不成句。
“哥,哥,发生什么事情了?”南柱赫扶着李光洙,问道。
“柱赫啊,不行了。金钟国...太可怕了。”他上气不接下气,“刚刚我和在石哥一起围攻他,结果,他一只手揪着我的领子把我甩出去,我都没站稳啊,他另一只手反手就把在石哥给撕了。我都没看清,在石哥就淘汰了。不行了,太可怕了。柱赫啊,我们俩一定要联盟撕了金钟国,不然我们都没有活路。”
南柱赫点点头:“没错,哥,我一直都是这么说的。”李光洙干咽了一下,给了南柱赫一个盟友的拥抱。
两人正商量着对策,广播又响起:“Hani out, Hani out。”
李光洙猛抓住南柱赫的胳膊:“一定是圣经和钟国哥!不行了,我们必须阻止他们了!”
“哥!我们一定可以的!”

南柱赫是再一次在楼梯间碰上李圣经的,她的身边还有金钟国,自己身后也同样站着李光洙。
“柱赫啊,又见面了啊。”金钟国笑着将李圣经护在身后。李圣经仗着有金钟国在,还故意抬出个头来对着南柱赫做了个鬼脸。
南柱赫看着她孩子气的样子,无奈地笑了笑:“内,哥。看来今天是要在我们之间决出一个胜负了。”
“是啊。”金钟国看了看李光洙,“光洙啊,哥刚刚放了你一马,现在这个机会已经用完了。”
“残忍的人!”李光洙骂道,“智妍和Hani都是你们撕的吧!怎么下得去手!”
金钟国一脸莫名:“什么啊,我们没撕。不是你们撕的吗?”
“别骗人了!!”
南柱赫打断正要和金钟国争论的李光洙:“哥,多说无益。直接开始吧。”
“是啊,把你们俩收拾了我们就可以直接去领奖台了。”金钟国活动了一下筋骨,威胁道。
“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李光洙嘴硬。
虽说金钟国一人能顶俩,但南柱赫的那一身肌肉也不光是摆设,何况李圣经还是一介女流。一场无法预料结果的胜负拉开了序幕。
第一个杠上的是南柱赫和金钟国,随即李圣经也蹿出来扯住了李光洙的头发——她虽然力气不如李光洙,但手脚灵活,倒也不逊色。反观金钟国那边才是一场硬战,南柱赫力量比起老虎还是逊色了一些,但胜在手长脚长,活动范围也比金钟国要大了不止一点。
四人扭打成两团,互不相让,场面极度惨烈。
场面正僵持不下,李光洙在和李圣经的对弈中还处于下风。南柱赫心生一计,把金钟国逼到了墙角,限制住他的活动范围。虽然金钟国看穿了他的想法试图抵抗,但还是迟了,动作已经被墙壁限制,十分不便。正巧,在一旁的李光洙被李圣经扯住头发用力一拉,发出一声惨叫,吸引了金钟国的注意力。南柱赫看准了时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手绕到了金钟国的背后,抓住姓名牌用力一扯。
真正看到手里那张写着金钟国的黑白色姓名牌时,南柱赫才有把那只无敌的老虎打败了的实感,躺在地上大口喘着气。然而另一边的形势却不允许他休息太久,李光洙在一旁惨叫着:“柱赫啊!快来救救我!李圣经不是人啊!柱赫啊!!”
南柱赫在那一瞬间实在是无语凝噎,怎么会有一个身高近两米的大男人打不过一个细胳膊细腿的女孩子?他无奈,只能从地上起来,再次加入战争。
李圣经对李光洙一人虽占上风可已经十分吃力了,自然招架不住南柱赫的参与。所以她只能一把松开李光洙,把他甩到一边,拉住南柱赫的衣袖把他压在地上,跨坐在他身上试图撕下他的姓名牌。但她低估了南柱赫,他可是刚刚战胜了金钟国的人,对付她还是绰绰有余。南柱赫搂住李圣经的腰,一个使劲就将她反压在身下,将自己的胳膊垫在她的身后缓解一点与地面冲击带来的疼痛,自己却疼得直咬牙。
已经失去先机的李圣经看自己似乎赢不过,只好威胁道:“呀!你要是敢撕我,今天晚上你就自己看着办!”
让人无法不去在意的威胁,可南柱赫为了报仇却不得不牺牲李圣经。他抓住李圣经的姓名牌,一边用力一边闭着眼喊道:“努那对不起!努那我爱你!”
唰。宣告了这场战争的结束。南柱赫一个人解决了金钟国的一整队,累得摊在地上气喘吁吁。躺在他手臂上的李圣经也没好到哪去,形容狼狈,状似女鬼。
李光洙激动地从一边跑过来,抱住南柱赫:“柱赫啊!我知道你可以的!我知道我们一定可以的!我们是——光!”
“赫......”他已经累得没有声音。
“Cross!”李光洙一人喊得震天响。
南柱赫勉力从地上起来:“走吧,哥,我们赢了。可以去领奖台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个什么。晶莹剔透,耀眼夺目,正是那枚胸针。
“好!”李光洙一声应下,却老觉得自己遗忘了点东西。
等两人到了领奖台的门口,李光洙才猛地想起来:“柱赫啊,不对啊。智孝努那呢?”
南柱赫愣了愣:“out了啊。”
“被谁?”李光洙一点也没有宋智孝被out了的记忆。
南柱赫满脸莫名其妙:“哥,你失忆了吗?被钟国哥他们那队啊。”
“是吗?”李光洙转头问身边的一位女PD,“PDnim,智孝努那被out了吗?”
对方想也不想就点点头:“内。”
李光洙这才放下心来,一把推开门,兴奋地奔上领奖台,仰天长啸:“哈哈!哈哈哈!我战胜了金钟国!今天的胜者是我!!”
先不说本来把老虎撕掉的就是南柱赫,现在就说自己今天获胜了也是高兴得太早。在接下来的一周里,李光洙也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那天到底是为什么会被背叛——他正站在领奖台上等着礼花的降临,却没想到一只手冷不丁地抓住了自己的姓名牌,用力一扯。
广播登时响起:“一筐猪,out,一筐猪,out。”
他还没反应过来,回头一看,宋智孝笑靥如花地站在自己身后——和南柱赫一起,手里还拿着写着自己名字的姓名牌。
“什么啊?”李光洙不敢置信,“你不是out了吗?什么啊?南柱赫你!”
被点了名的那两位运筹帷幄的罪魁祸首在一边笑得几乎不能自省,连知道一切的制作组也笑成一团。
李光洙又猛地跑到那位女PD的面前,质问道:“你不是说宋智孝被out了吗?PD也可以骗人的吗?”
那位女PD也笑的不行,捂着脸回答:“对不起啊光洙xi,可是南柱赫xi长得帅啊。”
“长得帅就可以让你骗人了吗?”虽然很悲情,但严格来说,是可以的。
“对不起啊哥,其实我和智孝努那才是一起的。”南柱赫走上前。
“光洙啊,姐姐一直在这里等着你呢。”宋智孝也走上领奖台,同情地拍了拍李光洙的肩膀。
李光洙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宋智孝和南柱赫这对狐狸姐弟给算计了,瘫坐在地上不敢相信现实:“啊……所以说,你说宝拉是另一位冬日恋人是骗我的,你们俩才是真正的冬日恋人。哇......南柱赫,亏我那么相信你。”
南柱赫和宋智孝闻言,笑得更夸张了,让李光洙有一种自己被耍了之后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的不爽。
伴随着礼花的怦然落下,所有被淘汰的嘉宾和主持人都一起走到了镜头前,等着PD宣告结果:“今天的寻找冬日恋人的比赛,是非冬日恋人的宋智孝南柱赫组取得了胜利。”话音刚落,众人又炸开了锅。
“什么啊!你们不是真正的冬日恋人?”哈哈惊愕道,“那真正的冬日恋人是谁?”
宋智孝捂着嘴笑着回答:“是Gary欧巴和智妍。我拿到最后一个提示就知道是Gary欧巴了。”
“对,所以我撕了Gary哥。”南柱赫点点头。
被点到名的Gary露出一脸心碎的表情:“我还以为我终于当了一次主人公,结果又被out了。我连胸针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本来我们也不知道另一位是谁的,结果很巧的是正好看到林智妍xi找到了胸针的过程,所以就知道了。”宋智孝继续解释道。
金钟国反应过来:“所以Hani和智妍都是你撕的?”结果反倒是自己背了这个锅。
智孝点点头:“对。我撕掉Hani之后就直接来这边等你们了。这是我和柱赫定好的计划。结果很顺利的完成了,我也想不到,这真的要感谢光洙的配合。”
李光洙明显是一群人之间最难过的那一个:“我被撕下的那一瞬间,都不敢相信现实。原来被背叛的感觉是这样啊……”成也背信败也背信,李光洙彻底知道了RM人心险恶,谁也不能信。
把一切的事情始末都搞清楚了之后,大家纷纷开始或感慨或控诉南柱赫和宋智孝的狡诈。
南柱赫拿着属于胜利者的胸针,笑得满脸得意。
所以说了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估计李光洙是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是因为和李圣经的那点关系才会被南柱赫这只腹黑又爱吃醋的笑面虎针对,最终在利用完之后被卸磨杀驴。
虽然人世很险恶,但今天那位既报了仇又拿到奖品的赢家表示很满意,希望下次再来。
这一战役注定了会被记入rm的史册,毕竟南柱赫和宋智孝成功地骗过了所有人的眼睛。而那个中气十足地喊了一天的光赫Cross,也就在单方面的背叛之中注定了彻底消失在了rm长长的历史中。
【TBC】
【我真没想到这章会写这么长的orz 希望我把里面的一些内容描写好了不会confuse大家】

评论(6)

热度(69)

  1. HEART SIGNAL陆青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