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青灯

糖里夹刀的甜点师 月更 慎关

【南柱赫x李圣经】取向狙击(12)

餐厅门口传来忽重忽轻的脚步声,太阳抬眼望去,正好看到睡眼惺忪的南柱赫出现在视线,身后没有李圣经的身影。
“昨晚睡得怎么样?”
“头疼死了。”也不知道这些没人性的家伙昨晚灌了自己多少酒,直到今天早上醒来头痛没有丝毫退去,甚至愈演愈烈。他和着水吞了几片布洛芬都不管用。
太阳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递给他一杯热茶:“喝点茶会好一点。”
南柱赫接下,道了声谢。太阳看着在喝茶的南柱赫,开口:“昨晚是圣经送你回去的。”
“嗯。”南柱赫抬眼。
“你们俩没发生什么?”太阳挑了挑眉。
“没有。”南柱赫放下茶杯,淡定接招。
“以前也没有?”
已经太明显了。南柱赫拿起一片吐司,仔细地涂抹上果酱,答道:“没有。”
“公司是禁止社内恋爱的,你知道的吧?”太阳看着南柱赫又倒了一杯牛奶,提醒道。
“知道。”
“那就行。”太阳戏谑一笑,“但是你好像有麻烦了,刚刚社长的急call,叫你和李圣经立刻回首尔。据说,是和D社有关。”太阳看着南柱赫僵在脸上的表情,悠悠地补刀:“没事,到时候到社长面前我会帮你们解释的。别担心。”
南柱赫的目光落在站在餐厅门口的李圣经身上,两人面面相觑,太阳笑出一口白牙。
 
从东京回首尔的一路上南柱赫和李圣经都很安静。南柱赫似乎还在因为酒醉的后遗症而头痛,睡了一路。李圣经则因为他的毫无表示,断定他肯定断片了将昨晚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一肚子的闷气无处发泄,气得也头疼。
等到了公司李圣经才开始忐忑,只能拍拍胸口告诉自己既来之则安之。
其实杨贤硕自己也不好说他们什么。当初是自己因为出现小高峰的股票而心花怒放,出了个主意让他俩炒cp。现在初期效果是达到了,就算官方没有承认恋情可粉丝的反应依旧十分热烈。棋差一招的是他没想到这个举动的副作用直接就是两人日久生情,假戏真做了。
社长办公室里,一沓照片散落在杨贤硕的桌面上。照片是在一个高级公寓门口被拍下来的,身段玲珑的女人仰头吻着高挑的男人的唇,男人则一手搂着她的后腰,一手拎着一双高跟鞋。拜D社超高清的摄影镜头所赐,虽然夜色朦胧,灯光也不甚昏暗,可里面的男女主人公依旧清晰可辨。
那是Running Man庆功宴的那个雷雨夜,他们擦枪走火的那个晚上。酒精麻痹大脑,天边的闪电混合着闪光灯,让人混淆。
这是石锤中的石锤。李圣经和南柱赫站在杨贤硕的办公桌前,看着社长阴晴不定的脸色,百口莫辩。
“解释一下吧。”杨贤硕发怒的时候总是先假装镇定,然后再火山爆发。南柱赫很清楚这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南柱赫抢在李圣经开口之前一人担下责任:“对不起社长nim,都是我的错。”
杨贤硕瞪了南柱赫一眼,无视了他略显傻气的勇敢:“什么时候开始的?”
“住在一起是年初。”李圣经垂眼。
都这么久了。杨贤硕扶额怒视:“刚开始和你们说要炒CP的时候是不是和你们强调了不能社内恋爱?嗯?”
南柱赫和李圣经对视一眼,无言。
杨贤硕把这当默认,继续发作:“那你们现在,是不是明知故犯?居然还都同居了!我可以理解你们年轻人、血气旺盛,但是也不能在家里楼下就开始,啊?是不是?”
李圣经记得那天的那个吻是她主动的,小脸一红,羞怒地瞪了南柱赫一眼。
“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处理?”杨贤硕头痛地闭上眼。
他们怎么知道怎么处理。其实南柱赫心里也不甚委屈,自己虽然是该干的都干了,可其实他想要的那句承诺他一直也没有得到。李圣经毕竟也还没有点头承认他们的恋爱关系。说实话现在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们现在是个什么情况。而李圣经则对南柱赫抱有不小的歉意,自己一直过不去心里的那一道坎,总觉得如果点头答应了他才会真正地失去他,所以自私地以这种方式将他留在自己身边。可话又说回来,自己不是没有松口给过南柱赫机会,只是他自己不记得罢了。念此,李圣经心里的火气攻上心头,又瞪了南柱赫一眼。
杨贤硕看着两人低头不语,也是一肚子火不知向哪发,正巧秘书通报说太阳要求见面,虽然知道太阳是来给两人打圆场的,但至少也能打破僵局,遂让他进来了。
太阳一推开门就看到这样的情景,知道老杨也有些下不来台。气氛僵持,他叹了口气,突然开始后悔自己干嘛要掺和进来。
四人大眼瞪小眼,太阳率先打破沉默:“气氛怎么这样?不欢迎我啊?”
“太阳你来得正好,你来看看这个。”杨贤硕把照片递给太阳。
太阳心中早已有数,只瞥了一眼就放下了:“拍得挺好啊,构图不错,D社拍照水平有长进。”
老杨怒火攻心:“你想死吧。”
“开玩笑的、开玩笑的。”太阳摆手笑,“我以为他们俩恋爱是公司默认的啊。”
“说什么呢。YG不允许社内恋爱,这是全娱乐圈都知道的事情。”
太阳撇撇嘴:“可是我明明记得,你叫他们炒CP那天没有说明啊,我还以为非常时期行非常之法呢。”杨贤硕一噎,太阳又话头一转,“再说了,这都多少年前的规矩了。Bigbang出道的时候就是这么规定的了吧,早就该换啦社长nim。这套对现在的孩子们不好使了。”
得亏是太阳,若是落在别人敢和杨贤硕这么说话,早就不知被封杀多少回了。杨贤硕气得眉头直跳:“你来就是为了说这些的话你给我滚出去。”南柱赫和李圣经神色微妙,想笑又不敢笑。
“我的事一会说,但我还没说到点子上呢。社长你先别气。”太阳给自己倒了杯咖啡,喝了一口润润嗓,继续道,“现在众心所向是他俩就是假戏真做,日久生情。那我们就算否认了也没人会信,反而还会让粉丝有意见。我们又何必和舆论对着干,大不了先承认了就是了。还能显得公司通人情,讲道理,不是守着死规矩也不棒打鸳鸯。然后在差不多的时候就公布他俩分手呗。这样该单身人设的单身人设,该吸粉的吸粉,也不影响什么。”
杨贤硕眉头又跳了跳,脸色稍霁,一言不发。三人都知道这是社长在权衡利弊的时候的典型表现,也不开口说话。
良久,社长终于将端在胸前的手放松了下来,面部肌肉也柔和了,“算了。”这一句是他多年没放下的坚持总算卸下的解脱,他看着南柱赫和李圣经叹了口气,又把目光转向太阳,“现在你说说你的事吧。”
“我也没什么事。”太阳笑了笑,“就是想和社长大人聊聊我和闵孝琳的结婚计划。”
他话音刚落南柱赫和李圣经就知道大事不好,只想赶快逃跑。果不其然,杨贤硕的面部肌肉绷了又绷,还是没崩住,他横眉竖眼,拍桌大怒:“你们两个滚出去!太阳你留下!!”
牺牲自己成全他人,胜造七层浮屠。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太阳在心里默念了一句阿弥陀佛。
【TBC】
【第十二章是一段过渡 也是重要转折 接下来圣经和南柱之间就没有任何东西阻挡着啦 所以从下一更开始就全部是结尾的内容了】

评论(7)

热度(58)

  1. HEART SIGNAL陆青灯 转载了此文字